罗永浩是精日分子吗?罗永浩精日分子都有哪些证据?

2018-05-16 来源:马鞍山生活网 信息员:阿飞 字体:     

  透过罗永浩这篇致歉信,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:一方面,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,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;一方面,又爱惜自己的羽毛,绝不让“精日”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,回头又暧昧地说“精日”也无妨。瞧瞧,真是两头都不得罪,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?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,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“意见领袖”了。他之所以吸引众人,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,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,一大特点就是“亲日贬华”。

罗永浩是精日分子吗?罗永浩精日分子都有哪些证据? 

  5月15日,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。针对部分网友“精日”“汉奸”的指责,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,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。

  简单地说,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、这个民族的,身体凑巧生于中国,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,属于“国际主义者”。至于那些“亲日贬华”的言论,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。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: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。

  5月12日,罗永浩在其微博公开澄清了关于“汉奸”、“精日”的谣言,而正是这份澄清内容导致罗永浩被推向了负面的舆论风口上。北京日报针对罗永浩澄清的内容中,“我不是精日。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”等观点进行了批判。

  北京日报在文中指出,罗永浩之所以吸引众人,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,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,一大特点就是“亲日贬华”。北京日报认为,罗永浩“反对‘爱国’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‘汉奸’、‘精日’的帽子。”观点是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。文中还批判罗永浩的致歉信,Bug太多,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。

  罗永浩:“我不是精日。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。”

  罗永浩:“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”,“反对‘爱国’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‘汉奸’、‘精日’的帽子。”

罗永浩是精日分子吗?罗永浩精日分子都有哪些证据?

 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,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,恐怕已经属于“上纲上线”了。因为在他看来,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“国际主义者”,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,颇有一种“客观中立”的感觉。而他“理解”爱国主义者,只是反对他们“爱国”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、要给别人扣“汉奸”“精日”的帽子。

  而这里,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。

  首先,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。那些砸日系车的人,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,不单罗永浩反对,每个有法律常识、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。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“爱国者”,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“荒谬”,逻辑何其牵强,居心何其龌龊。

  其次,他“亲日贬华”可以,但你反过来说他“精日”就是“上纲上线”,“双标”玩得游刃有余。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,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,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。可问题在于,鲁迅是爱国者,爱之深责之切,不惜“我以我血荐轩辕”,而罗永浩则是“凑巧”生在中国的一个“国际主义者”,批评并非源自热爱,更鲜有善意。自比鲁迅,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。

  是“精日”没什么?太荒谬!

  “精日”是“精神日本人”的简称。这些人,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、仇视中华民族,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;他们将日本视为“理想国”,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“洗地”

  罗永浩坦承,自己生性顽劣,做企业之前和做企业的初期,喜欢跟人斗嘴。以前听到有些中国人大大咧咧的用“鬼子”、“棒子”、“老毛子”、“阿三”来称呼外国人时,就会忍不住用一些称呼反讽这些人,试图使其明白这类不挡言行的自我中心和荒谬指出。但结果常常是被理解能力有问题的人误会,和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,给企业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。

  “在此,我为我早年的轻率言行,向我的投资者、合伙人、同事,和那些关心爱护帮助我们的锤友道歉,让你们担心了,对不起。”

罗永浩是精日分子吗?罗永浩精日分子都有哪些证据?

 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,Bug太多,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。透过它,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:一方面,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,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;一方面,又爱惜自己的羽毛,绝不让“精日”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,回头又暧昧地说“精日”也无妨。瞧瞧,真是两头都不得罪,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?

  “精日”这个源自网络词语的权威解释是什么?在精日是否是崇尚日本以至于仇视中国这点上,北日这篇文章的解读显然跟罗永浩不同。就好像文章中所说把打砸份子同爱国份子的概念混淆一样。

Copyright © 2008-2016 www.masdiy.com 版权所有 皖ICP备09015033号